“四十不惑”的中国产业园 | 北大创新评论
导读:

园区(开发区)指的是在一定的产业政策和区域政策的指导下,以土地为载体,通过提供基础设施、生产空间及综合配套服务,吸引特定类型、特定产业集群的内外资企业投资、入驻,形成技术、知识、资本、产业、劳动力等要素高度集结并向外围辐射的特定区域。产业园区的类型十分丰富,既包括高新技术开发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园、工业区等,也包括金融产业服务园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物流产业园区等,以及近来各地陆续提出的产业新城、科技新城等。产业园区在推动区域经济发展、促进对外开放、加快体制机制改革等方面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十不惑” 


事实上,自1979年我国第一家产业园区——深圳蛇口工业区建立之后,我国产业园区的建设便拉开了序幕。


1984年在大连经开区挂牌后,我国产业园区进入了开发区与高新区模式的初创探索期及经验推广期。


之后的20年里,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经开区和高新区的发展节奏进一步加快,产业园区的爆发期到来。


时至今日,我国产业园区已走过了将近四十个年头,展现出极强的市场弹性,成为带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之一。


不过在近两年国家级开发区经济增速放缓。



例如,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形势下,国家级开发区GDP增速明显放缓,其中国家级高新区GDP增速从2011年的28.1%平缓下滑到2016年的13.2%,国家级经开区GDP增速则从2011年的51.9%急剧下滑到20167.1%


但从对国民经济的贡献来看,国家级开发区在我国国民经济中仍始终处于主体地位。


有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215家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累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65万亿元,占全国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1.88%。


2015年,国家级开发区经济规模持续扩张累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76亿元、占比全国GDP11.26%。


2016年,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增至219家,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3亿元,较2015年增长7.1%百分点,高于全国GDP增速6.7%,进一步助力国内经济稳步协调发展。


另据商务部统计,2017 年全国219家国家级经开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1万亿元,同比增长9.9%,国家级经开区经济规模持续扩张,成为带动地区经济发展的强力引擎。


因此为了鼓励和促进园区的发展,国家在2017-2019年来出台了多项包括行业、金融、税收等政策以期促进产业园区的平稳发展,为推动土地集约利用及园区产业结构升级,同时进一步规范工业用地的使用。例如:


以上政策中,像深化对外开放、推动转型升级、改善营商环境、园区改革创新、鼓励园区城投IPO等词语在多份文件中被反复提及。


事实上,这些词语也预示了我国产业园区未来的发展走向。


 


“创新成长” 


可以说,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国产业园区未来的增长方式需要从注重规模经济的方式向注重发展质量的方式转变。


产业园区也要放弃原来粗放式的资源配置模式,并开始向资源集约化的模式发展。


产业园区的整体产业结构也要从现有的单一制造业结构向制造业与专业服务业相结合的方向转变。


以提高我国制造业整体核心竞争力为目标,加强我国核心技术的创造创新能力为目的,从传统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向成本驱动、产业链配套驱动、服务驱动、创新驱动转变的高质量的经济增长模式。


从更细节的方面讲,随着“互联网+”、“一带一路”等战略的深入推进,国家开发区将不断出现智慧园区、中外合作产业园、产城融合示范区、“区中园”等新业态和新模式。


以及随着供给侧改革力度加大,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将是园区发展的重点。



国家级经开区以提质增效为核心,产业发展将向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业倾斜,协调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


除此之外,随着混合所有制、金融体制改革、公私合营模式(PPP)的推进,国家级开发区将呈现出投资主体多元化的趋势,社会资本参与的广度和深度将大幅提升。


虽然目前我国产业园区已拥有较为成型的运营模式,但却依旧存在着一些较为严重的问题。


比如,我国缺乏较为规范的园区建设法规。


就目前来看,我国各大园区管委会是产业园区建设和开放的直接负责主体,其主要职能类似于一级政府,但是不具备依法行政主体资格。


这也就意味着园区管委会不具备规划、建设和相关审批的权限。


在入住企业和上级主管部门间更多是扮演协调者的角色,权利有限无法及时调整产业园区建设时机。


另外,我国产业园区仍然存在“以地引资、以地养园区”为主的粗放发展模式,各部门从政策、资金、制度上聚焦园区发展的局面还未形成,行政审批、服务效率和社会信用相对滞后, 地方性的信用体系及管理制度尚未建立。


而我国产业园区的管理工作主要来自于各级政府,产业园区相对缺乏市场化运营,部分产业园区存在规模不经济的现象。


从Wind资讯的统计来看,目前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共有219个。


理论上,这些经开区的开发建设主体都可申请IPO,这些开发区分布在31个省(区、市),其中东部地区107个,中部地区63个,西部地区49个。


但各地城投平台的质量良莠不齐,不少城投平台并非以营利为目的。


而且自2002年以来,股权融资在社会融资总量中的占比从未超过10%,是我国金融体系的“短板”。


 所以发展股权融资,构建风险投资、银行信贷、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全方位、多层次金融支持服务体系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


因此,在2019年5月18日国务院印发实施的《国务院关于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中也明确表示,国家级经开区可以加强与相关投资基金合作,充分发挥产业基金、银行信贷、证券市场、保险资金以及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等作用,拓展国家级经开区发展产业集群的投融资渠道。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国家级开发区与产业基金等合作是开发区产业集群投融资的重要渠道之一。


根据监管部门的审批进度显示,2019年以来,已有10家基金公司申报了聚焦区域投资的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或联接基金。


从目前来看,发展势头良好,但是在整体而言参与区域型基金的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数量还不多,对短期内对带动区域经济的效果还不明显。


不过,从长期来看区域型基金在分享核心地区经济发展、配合开发区政策红利及优质企业增长红利的同时,也能助力地方经济发展。


目前虽然我国产业园区在国家政策帮助下已经基本完成了“单个企业→同类企业集群→产业链→产业集群”的产业发展路径。


然而由于高新技术只有在集群发展的条件下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优势。


所以不难想象,未来我国产业园区政策更多的会从区域倾斜转向技术倾斜。


事实上,我国也正在初步呈现出这种技术倾斜的势头,但整体上却依旧是以地区优势作为基础。


比如,我国智能制造产业园区主要以长三角为核心区域,其优势在于电子信息技术产业基础雄厚。


再比如,我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园区则主要集中于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地区。


因为环渤海地区:生物医药人力资源储备最强,拥有丰富的临床资源和教育资源。


而长三角地区:生物医药产业创新能力和国际交流水平较高,拥有最多的跨国生物医药企业,在研发与产业化、外包服务、国际交流等方面具有较大优势,形成了以上海为核心,江苏、浙江为两翼的生物医药产业园区。


珠三角地区市场经济体系成熟,市场潜力巨大。


 

“他山之石” 


就我国产业园区数量整体而言,根据艾瑞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中国产业园区总量超过3000家。


此外,在2013-2018年间,国家经开区和高新区这两大类园区的的GDP合计一直在持续增长。


尽管在我国经济下行期间,我国国家经开区和高新区两大类产业园区的GDP增长率也始终保持在8%以上。

数据来源:北大创新评论整理


另根据《2018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蓝皮书》,中国100强产业园区中上前十的园区有:

排名区域园区
1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2上海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3苏州工业园区
4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5
武汉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6
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西
7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


8

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9

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10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


从上表来看,全国前十的产业园区中来自东部的产业园区就足有7个之多,来自西部的产业园区仅有一个,中部只有两个。


另外,通过对近年来产业园百强榜的观察,发现我国东中西部园区入选数量分布已经基本稳定;从入选数量来看,百强榜园区东部拥有64家、中部21家、西部15家,发达省市区的入选数量占据绝对优势。


而在2018年各省入选百强榜产业园区情况中,江苏入选产业园数量位居榜首,数量为20家;其次为山东,产业园数量为11家;排名第三的是广东,产业园数量为9家,浙江7家,安徽和湖南均为4家。


可以看出,江苏省园区数量发展势头最强,连续多年占百强榜园区的数量最多。


率先发展:东湖高新区


东湖高新区由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作为建设载体,是国务院200912月批复的全国继北京中关村之后第二家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由关东光电子产业园、关南生物医药产业园、汤逊湖大学科技园、光谷软件园、武汉软件新城,佛祖岭产业园、机电产业园、光谷生物城等园区组成。


北部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群是其科技与产业依托的重要基础。


又称中国光谷。



作为国内最大的光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光谷制造”和“光谷创造”已成为我国在光电子信息产业领域参与国际竞争的知名品牌。


可以说,东湖高新区已形成了以光电子信息为主导,生物、新能源、环保、消费类电子等产业为支柱的高新技术产业集群。


中国第一根光纤、第一个光传输系统就在武汉东湖高新区诞生,目前,已建有各类孵化器11家,聚集企业近2万家,每年平均新增企业2000余家。


作为典型的高新技术开发区,武汉东湖高新区科教智力资源丰富,拥有良好的技术创新力量和雄厚的产业基础。


在整个武汉东湖高新区中有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华中农业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武汉科技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中南民族大学、武汉工程大学、湖北工业大学、武汉纺织大学、湖北中医药大学、文华学院、汉口学院、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武汉体育学院、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等58所高等院校,100万名在校大学生;科研机构众多,有中科院武汉分院、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等71个国家级科研院所。


武汉东湖高新区现已成为最典型的科技创新产业园区。


在产业政策上,武汉东湖高新区在2012年出台“黄金十条”,率先开展科技成果“三权”(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改革试点;到2017年“新黄金十条”的颁布,即支持职务发明人与高校按“三七开”比例分割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


武汉动物高新区进一步深化了所有权改革,为全国产业园区的高科技成果转化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比如,在社会重大应用型研发上,光谷将借鉴美国公共行业的做法,每年遴选10个项目,以“科技悬赏”方式,面向全球企业和团队,展开研发招标。


一个重大项目,将交给3到4个团队同时预研,最后选出决胜者。


研发经费补贴,单笔最高达2000万元,力度史无前例。


在新政中,还有一项专门为瞪羚企业和准独角兽企业而设,即设立光谷瞪羚成长基金,发展“独角兽”企业。


与此同时,武汉东湖高新区为此还专门建立了“工研院-青桐汇-瞪羚塬”的创新生态体系。


而且早在2012年武汉东湖高新区就已经启动了瞪羚计划,发布了《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瞪羚企业认定及培育办法》,针对瞪羚企业特点及需求,设计柔性支持措施,因此瞪羚企业数量在几年间快速增长。


在2013年武汉东湖高新区还启动大学生创业计划“青桐三部曲”,将创新创业文化深入人心。


如今,光谷青桐汇模式不仅被推广到襄阳、宜昌、黄冈等湖北省内的多个地区,还在西安、成都、合肥等地被借鉴复制。


产业集群:苏州工业园区


另外,像苏州工业园区现在已经成为了我国高新技术产业集群的典型工业园区。


苏州工业园区始建于1994年,工业园区覆盖近三百平方公里。


相关数据显示,仅在2015年,苏州工业园区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70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57.2亿元,各类税收总收入超670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3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5.6万元。


到了2018年,苏州工业园区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70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50亿元,进出口总额1035.7亿美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93.7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7.1万元。


在苏州工业园区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是与其充分利用产业集群优势离不开的。


苏州工业园区除了地处我国长三角经济发展带,气候适宜,水源丰富,靠近中国最大的港口上海港等自然优势外;在“十二五”计划末期,苏州中等职业教育合格学历已达到97.42%,居民文化水平在全国处于领先位置,为苏州工业园区提供了充沛的人才供给。


再加上,苏州园区从建立规划以来一直得到政府部门的充分支持,从积极落实与新加坡政府关于园区建设的战略合作,到地区规划设置,再到为园区单独设立的众多职能部门,为外资企业在园区的发展提供了许多便利。


因此,才吸引了众多的高质量的外资投入。


据一些公开资料显示,现已有近1/3世界500强企业在园区落户,园区累计吸引外资项目超5550个。


而且苏州工业园区坚持构筑特色产业体系,形成了“2+3”特色产业体系,即电子信息、机械制造等两大主导产业和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纳米技术应用等三大特色新兴产业。


单以人工智能产业而言,根据苏州工业园区科技和信息化局提供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3月,苏州工业园区已集聚人工智能产业相关企业600多家,从业人员超2万人。


其中上市企业2家、新三板挂牌企业32家,产值超亿元企业近30家,十亿级4家、百亿级1家,形成估值上千亿的产业集群,实现了对工业、通信、信息技术、交通、教育、医疗、金融和生活消费等领域的全覆盖。


产教融合:厦门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


尽管我们只展示了全国前10名的国家产业园区,但是其他的产业园区也是别具特色。


例如厦门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就是我国产教融合,学研一体化的典型产业园区。


厦门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于1999年10月开始启动筹建。

2005年12月被正式认定为国家大学科技园。


目前是福建省内唯一经科技部、教育部认定的国家级大学科技园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要建立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



2017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这是继十九大报告后首次由国务院层面提出加强产教融合的文件之一。


因此,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厦大国家科技园联合厦门大学相关应用学科建立人才培养基地。


充分发挥企业与高校的联动机制,有效整合校企资源,建立集“产—学—研”于一体的合作共赢、协同创新的产学研合作中心。


创立了“以平台支撑发展、以实验带动创新、以项目训练能力、以资源促进创业”的科技创新引领学生关键能力培养的方法。


同时,厦门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利用“海丝联盟”平台拥有的丰富企业资源来打造“四结合”的服务模式:线上与线下结合、科研与市场结合、成果与资本结合、专业化运营团队和专业化服务机构结合。


为产学研合作提供技术扩散、成果转化、科技评估、科技金融、管理咨询和企业孵化等重要的支撑性服务,进而形成学校、学生、企业、园区的四方共赢的局面。


智慧园区:北京经开智慧园区


除此之外,随着国内智慧城市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党中央和国务院也更加注重智慧园区的建设与发展。


从2012年至今,颁布了多项政策推进智慧园区的建设,比如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建设新型小康社会,智慧城市、智慧园区建设是国家城市化发展的必然选择。


2013年1月,住建部在北京召开创建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工作会议。


2014年3月《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则》中特别强调有关推进智慧化城市建设、推进智慧化的信息服务和新型信息支持、产业发展向现代化转型等内容。



从2014年以来,北京经开一直在积极推进智慧园区的探索。


经过多年的园区运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始终贯彻落实‘智慧’二字,围绕低碳高端园区建设、智慧运营管理、园区智慧服务等方面,打造出智慧园区全生命周期运营服务体系,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核心竞争力。


相关数据显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现已建设运营12个园区,初步实现智能制造、电子信息、电子商务、软件与互联网四大产业集群。


而园区开发总面积也达到近400万平米。截至2018年底,园区入驻企业达3000余家,员工约5万人,年纳税总额超过50亿元。注册资本也由1亿元上升至1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经开对于“智慧”园区建设,有着自己独到的实践与应用,并与园区内的企业互为客户,基本实现了园区闭环生态链的建设。



例如,线上搭建了低碳智慧云服务平台,基于统一的园区云服务平台,各项垂直服务可以插件形式根据需求进行开发和扩展,成熟一个,上线一个,最终形成相互支持的整体系统。


在线下,园区提供物业及商盟服务、企业发展服务、企业文化和生活服务、企业金融服务、创业孵化服务等内容,全面搭建园企互动交流平台、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商务对接服务平台、创孵投资平台、云技术服务平台等,形成智慧园区价值生态圈,创新和创造园区产业新生态。


当然相比于美国硅谷、中关村软件园,北京经开区坚持着自己的发展道路。


传统意义上,对于专业园区的理解则定义为“小而专”的特色园区,通过产业业态的分解、融合和创新,从而形成链式产业集群、模块化产业集群、跨界融合产业集群等,而影响产业集群则多种多样。

 

“东进西渐”


截至2018年3月,我国开发区共有2543家,其中国家级开发区共552个,省级开发区更是多达1991家。


从具体来看,国家级开发区中经济技术开发区数量最多,达到219家;其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海关特殊监管区的数量分别为156家和135家;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与其他类型则数量较少,分别为19家和23家。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截至2018年3月,我国开发区共有2543家,其中国家级开发区共552个,省级开发区更是多达1991家。


从具体来看,国家级开发区中经济技术开发区数量最多,达到219家;其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海关特殊监管区的数量分别为156家和135家;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与其他类型则数量较少,分别为19家和23家。


另根《2017中国产业园区蓝皮书》中的数据显示,2017年百强榜前10强中,东部产业园区占8家,在数量和得分上占绝对优势,中部和西部各有一家。百强榜中,东部产业园区占64家,中部产业园区21家,西部产业园区15家,东部数目高于中西部总和,且持续发展优势高于中西部。


在《2018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100强》的榜单中,发达省市区的入选数量占据绝对优势,江苏共20家入榜、山东11家、广东9家以及浙江7家。而这些省份均来自于东部产业园区,因此在整体上我国东部产业园区不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均高于我国中西部的产业园区。


另外,由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的数据也显示出了相似的我国产业园分布存在类似的特征。


例如从开发区区域分布来看,经济开发区中,江苏省、浙江省和山东省数量最多,分别为26家、17家和15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中,江苏省、广东省和山东省数量最多,分别为17、14和12家。总体而言,国家级开发区集中在华东地区,东部地区产业园区数目明显多于中、西部,差距较大。


甚至在全国范围内省级开发区的分布也存在相似的特征。目前,我国拥有省级开发区数量最多的前5个省份分别为河北、山东、河南、四川和湖南省,数量分别为138、136、131、116和109家。数量最少的后5省份依次为北京、青海、宁夏、西藏和海南,数量分别为16家、12家、12家、4家和2家。总体而言,依旧是“东多西少”的产业分布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从新建园区的布局上看,我国产业园区整体布局依旧如此。数据显示:自2018年12月至今,全国公布的新建/建成/拟建的产业园区超过160个。其中华东地区以30、23、16的新建/建成/拟建的数量占绝对的领先地位,而华北、西北、东北地区的数量则较少。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北大创新评论整理

过,从建成/拟建的数量布局来看,尽管东北和西北地区依然在产业园区的发展依旧十分缓慢我国产业园区布局已经开始出现了由东向西推进的势头。


从总体来看,随着我国经济的增长,以及“智能+”、“一带一路”等战略的不断推进,我国产业园区未来发展前景依旧十分广阔,我们充满期待。 


以“新形势下产业园区价值重塑”为主题,北大创新评论-产业思创会专场将于本周五2019年9月6日在工信部院内举办。我们邀请到产业园区建设运营专家、园区政策指导专家、投身于产业创新、科技创新的投资专家与我们一同思想碰撞,创想新产业的强音。


活动预告 | 2019 ▪ 北大创新评论“产业思创会—产业园专场暨科技成果评价会”即将举办!


参考资料

1. 同济大学发展研究院,《2018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蓝皮书》,2018

2. 同济大学发展研究院,《2017中国产业园区蓝皮书》,2017.12
3. 艾瑞咨询,《2019年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园区发展:大数据市场规模预计破万亿》,2019.5
4. 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年产业园区行业发展现状分析 十三五时期还需探索新模式》,2018.5
5. 《国务院关于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国务院2019.5.18
6. 前瞻产业研究院,《一文了解中国产业园区发展历程和类别体系》,2018.11
7. 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中关村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公开发可续期公司债券(第一期)信用评级报告》,2018.6.4
8. 太平洋证券,《聚焦主业发展,全力打造循环经济产业园》,2019.7.29

   

赞  0 收藏  0 手机阅读
分享到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描进入,并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
最新文章